【TOPick 專訪】3 歲發高燒聽力剩兩成影響英文發音 80 後女生克服聽障投身 IT 界:要信自己

 |   Microsoft Hong Kong

TOPick

Microsoft 香港公共事務部行業專員的陳妙𡖖(Toby)接受《TOPick》專訪,分享她如何克服聽覺障礙,憑著積極、迎難而上的心態,在 Microsoft 香港的工作崗位上發揮所長,更成為廣受客戶信賴的顧問和合作夥伴。

「聽力問題對我來說不是障礙」。現職Microsoft香港公共事務部行業專員的陳妙𡖖(Toby),3歲時經歷大病,雙耳不斷發炎,只剩兩成聽力。她笑言曾因聽不到別人打招呼,被誤以為「無禮貌」,也有感聽力影響英文發音,難以分清「r」跟「l」。然而,聽力受損不代表溝通失效,Toby憑讀唇及觀察神色,用心與人交流。

雙耳聽力只剩兩成

Toby憶起自懂性以來聽力已較弱,「經常聽不到低頻的音調及沒有節奏的聲音,站在我身後、數米之外叫我,我便聽不到」。她3歲時發高燒,雙耳不斷發炎,聽力出現衰退。由於那時家境狀況不佳,Toby沒有戴助聽器,「父母覺得你適應到便適應」。雖然有做定期檢查,但因雙耳發炎情況持續不斷,醫生難以動手術。

由於左、右耳聽力只剩兩成,Toby小學上課時,經常聽不到老師講話,因而產生誤會。「初時我不想別人知道我有聽力問題,沒有跟老師說,某次上音樂課時聽不到老師的指令,得到較低的分數」。Toby感到委屈,鼓起勇氣向老師說明自己的狀況,最後分數獲得調整。她醒覺有些事需要勇敢面對及爭取,

收收埋埋沒意思,你不說出來,就是這樣了,別人仍舊那樣對待你,不會改變。

能夠打開心扉主動表達需求,也是一種突破。此後Toby得到老師和同學的幫助,「老師都好好,盡量把我調至前排坐,也經常問我是否聽明白」。從發覺自己有聽力問題開始,Toby自然地學會讀唇,「我習慣望別人的口部,感受對方所說的話」。溝通從來不只運用語言,通過觀察對方神色及肢體動作,也能接收訊息。

加拿大留學期間接受手術

直至成年後,Toby到加拿大留學,才有機會正式接受治療。「那時我住在姑姐家中,她陪我去看醫生。醫生檢查後叫我立即做手術,說幫到幾多得幾多」。恢復聽力不是容易的事,Toby每邊耳朵都做了兩次手術,先清了膿,再補耳膜。半年後醫生跟她做測試,聽力只恢復5%,開耳骨檢查後,發現耳朵入面的神經線都發炎,屬永久性受損,難以恢復聽力。

得知聽力無法改善,Toby沒有怨天尤人,想方法應付學業。她憶起做小組研習及上台報告時,因英文難以讀唇,出現答非所問的情況;慶幸同學和教授都十分友善,適時作出提醒。由於大學課室較寬敞,Toby很多時候都聽不到老師的教導,唯有把內容用錄音筆錄下來。

那時我經常想像,如果有科技可以即時將老師的語言變成文字,在簡報上顯示出來,是否可以幫到跟我有同樣需要的人?

回流香港投身IT界

Toby大學畢業後回流香港,先在跨國企業做行政工作,及後投身IT界當管理培訓生(MT),輾轉進到Microsoft工作,一做便是10年。現時她主要負責專上教育項目,跟不同院校談合作機會。她笑言與客戶開會時,曾因身體不舒服,聽不太清楚別人問的問題,答非所問而鬧出笑話。「我不會介意,覺得大家一起笑一笑也不錯,整個會議變得很開心」。

受聽力問題影響,Toby有感自己英文發音不太好,「難以分清『r』跟『l』的發音,又例如英文數字『Sixteen』及『Sixty』,我會讀得比較辛苦」。她感激公司在工作上提供各種支援,包括利用軟件改善英文發音,開會時亦有軟件支援即時字幕,讓她找回漏聽的內容。

在過去兩年,Toby協助推行多個與語音轉換文字(Speech to Text)有關的項目,盼令更多聽障學生受惠。「在過程中很開心可以回饋社會,因為自己也是受益人」。豁達的Toby從不視聽力問題為阻礙,

不需要去比較,不要經常想別人如何看待你,重點是你如何看待自己。永遠都要有成長思維,所有東西都能自己掌握。

全文刊登於 TOPick 。